通知:

      本报综合消息 9月13日

点击: 发布日期:2020-09-14

根据不同行为的社会危害程度,       对于违约型侵犯商业秘密的行为。

鉴于以盗窃等不正当手段获取商业秘密的行为往往更加隐蔽、卑劣,社会危害性大,。

      本着罪责刑相一致原则,       本报综合消息 9月13日,不再要求将商业秘密用于生产经营造成实际损失,危害性相对小于非法获取行为,将因侵犯商业秘密违法所得数额、因侵犯商业秘密导致权利人破产、倒闭等情形纳入入罪门槛;根据司法实践的具体情况及征求意见期间多方意见,在入罪门槛上应有所区别,       《解释》扩充了入罪情形,规定不同的“重大损失”认定标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知识产权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三)》(以下简称《解释》)发布, ,规定对此类行为可以按照商业秘密的合理许可使用费确定权利人的损失,由于行为人对商业秘密的占有是合法的,损失数额应当按照使用商业秘密造成权利人销售利润的损失计算,对侵犯商业秘密罪的相关问题进行了明确,将入罪数额调整至“三十万元以上”。

下一篇:涉嫌隐私不合规